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业内动态 
励建安教授的中国梦:尽早建成康复医疗强国!
发布时间:2015/01/29 16:15:52

  登顶国际医学最高荣誉殿堂

  连日来,励建安入选美国医学科学院新一批外籍院士的消息,在我国医学界引起不小的轰动,励建安成为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的焦点。

  据21日媒体报道,美国医学科学院成立于1970年,隶属美国国家科学院。每年在医学、公共卫生等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专业人士中,选出60名新任院士、10名新任外籍院士。院士实行终身制,主要负责向美国政府提供咨询、预防等方面的建议,以及从事与全球健康有关的事务。迄今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包括外籍院士)总数2012人。

  继2011年南京医科大学校友、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华裔教授王存玉当选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后,励建安教授成为南京医科大学培养的第二位获得美国医学届最高荣誉的学者。励建安教授在获得院士殊荣后接受采访时说:“获得美国国家医学院的外籍院士是我国康复医学影响力和地位提高的标志,作为获此殊荣的中国人,我为祖国和全国康复医学人而感到荣耀。”

  康复和预防临床是一个完整的服务链

  据励建安介绍,康复医学在很多年以前还不为人所知,最近几年来,特别是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国务院医改文件颁布的时候,国家和政府都已经开始意识到康复医学对整个医学的重要性。为此,国家的医改文件提出了预防治疗康复三结合的方针,这奠定了国家卫生国策,也使康复医学迈入快速发展新阶段。

  如果对疾病发展的时间过程作为一个轴,在没有发生疾病前叫预防,发生疾病之后这个阶段叫做治疗,治疗结束之后叫做康复。由此可见,康复和预防临床是一个完整的服务链,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按照时间轴排列我们知道很多疾病治不好,那需要康复的人有多少呢?我们国家著名专家在最近已经提到,92%的疾病是不能完全治愈的,会遗留下来各种类型的功能障碍,这些功能障碍问题的解决不是药物可以进行控制的,那就需要康复医疗。”励建安说。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1年颁布了最近的世界残疾报告指出,每个人一生中或早或晚都要经历功能障碍,功能障碍是残疾的一种生成方式。换句话说康复医疗的工作跟每个人都相关。而现在的概念又把康复医疗和临床治疗以及愈合的关系从一个简单的时间顺序,变成了三个交织在一起的服务链,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到了一个时间段就可以变化的。励建安举例称,像临床上常见的冠心病,最早是有预防的,发病后治疗和治疗时康复的问题,都不是一个时间点可以控制的。做完了手术之后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就有康复的问题,所以它不是一个临床治疗全完成才开始康复的。

  励建安强调,康复医疗和预防临床是三个紧密关联在一起的环,形成一个完整的服务链,只有这个服务链做到了才标志着我们医疗服务体系的完善,这是中国政府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承诺的。2020年我国要形成人人享有得以医疗服务的局面,这是对整个的健康服务体系的概括。但是目前,康复医疗在整个健康服务体系中显得相对薄弱,卫生部门在多种会议上也曾强调,康复医疗是健康服务体系的短版,应予大力发展,来保障国民的健康。

逐步完善康复医疗费用医保支持体系

  众所周知,发达国家的医疗服务的水平走在了前列,“不光是美国,我也刚去了欧洲,大部分国家康复医疗也非常的好,应该说大部分的患者在康复医疗之后,功能都是可以得到提高的,康复医疗的目标就是让大家要重返社会。”励建安说。

  在发达国家,很多人经过康复医疗可以回归家庭,重新工作,有自己的生活和事业。值得关注的是,在西方的这些发达的国家,康复医疗是被非常普遍的纳入到医保体系,换句话说,患者康复医疗产生的费用由医保来解决。

  励建安介绍,在德国访问时了解到,心脏、神经等康复医疗是被医保全面覆盖的。为什么德国的医疗保险要覆盖康复医疗呢?德国人告诉他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医保给康复医疗付了一欧元的费用,这个人能恢复工作之后会交给5欧元的保险,这就是医保覆盖全医疗体系的关键。康复医疗就是希望大家经过康复之后能够再工作、生活,充分体现康复医疗的价值。

  相对于发达国家康复医疗费用的医保覆盖,我国尚存在一定的差距。励建安表示,2010年以前我国医保不支持康复治疗,需患者自费。近几年来,康复医疗纳入医保范围,取得了一定的发展成效。“但是纳入的成果是不够的,覆盖的范围不足,还有我们的康复医疗价值体系偏低。”他举例称,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康复治疗师给患者做一个治疗,30分钟时间只能收30块钱的费用,而做一个社会保健项目可收90块钱甚至更多的费用。

  目前,国家正在考虑怎么改变、优化健康体系建设。励建安建议,实际上要完善提高服务的架构,应该通过这些服务降低我们医疗的费用,不必要的药品费或者检查的费要有所控制。与发达国家相比,除了我们健康理念上有差异,老百姓或者是医务人员对康复医疗的重要性认识不够充分之外,医保政策和价值体系政策是一个最大的差别,国际上的这方面做的比较好。

  励建安说:“当然,什么事都不能一躇而就,包括专业医疗技术能力,我们与发达国家的这些差距正在缩小,我非常希望康复医疗和医保、价格体系的关系瓶颈得到大力改善,有一定的大突破。”

  面对老龄化康复医疗任重道远

  近年来,我国所面临的老龄化的挑战比其他的国家更加严峻。对此,励建安认为,随着社会发展,这一问题可以得到完善解决。“到2020年,我国基本建立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业体系,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这之中,对老龄化而言,我认为,最大的亮点是会发展医养结合,因为老年人除了需要一个合理的居住环境之外,最核心的问题是医疗保障,一个养老社区一定要有一个医疗机构,而这个医疗的机构最重要的就是康复医疗。”

  励建安透露,现在要新建的养老服务社区,应该是这样一个模式,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对此模式正在打造践行。该院在南京成立了一个中山康复分院,其模式架构为:有1500张床位,1500套的老年公寓,一个400张床左右的康复医院,还有一个300到500张床的库房,这就构成了一个老年社区健康生活独立的场所,一旦出现疾病带来的问题,有功能障碍老人可以到康复医院就诊。如果康复了,恢复独立生活能力,再回到老年生活。如果生活不能独立了,一直需要有人照顾,就要进入护理院。

  建国至今,我们的预期寿命得到了大力提升,与发达国家相差无几。但是我们国家和国际上的差别不在预期寿命最长生存的时间,而差别在最后这些年有质量生活的年龄。我们国家的老人到最后临终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是卧床的,国内有专家有一个提法令励建安特别的欣赏,“最兴奋的人生莫过于你活了很久很高的年龄,然后睡觉了以后就结束生命。”这什么意思呢?老年年人有质量活一天就是开心的,而不是痛苦的,励建安觉得这个是重要的。

  那么,怎么样保证老年人生命最后一个阶段仍然能够快乐的健康的生活呢?康复医疗是一个保障,积极的生活方式,运动锻炼,合理的饮食,好的心态,避免不良的生活习惯,这些都是康复医疗。励建安认为,康复医疗是将来建设老年社区非常重要的抓手,过剩的房源将来转型为老年社区是一个大家都高度关注的现象。

  “现在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一家以上的要办养老社区的同事跟我咨询康复怎么做。很多的人社保险机构也在积极响应康复医疗的发展,康复医疗的投资热现在迅速的走向高度的白热化。”励建安说:“尤其是在老年社区发展康复医疗机构,大有潮流之势。面对老龄化挑战,康复医疗任重道远。

  早日实现康复医疗强国梦

  从1980年起至今,40多年来,励建安一直扎根在康复医学教学、临床和科研工作上,始终不离不弃,对于这个学科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

  励建安介绍,那个时候康复医学鲜为人知,这么多年走过来,很多人在职业的生涯中建立了深厚职业的感情,也越来越意识到这个专业对于患者的价值,你就会觉得每天的工作都是很开心的,你会把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这个事业中。

  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的强大、政策的支持,我国的康复医学学科的发展也越来越好。励建安坦承,正是基于这种前提,他才有机会走向国际,成为国际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学会的主席,当选为美国医学科学院的院士,这个和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

  处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有很多记者不止一次的追问励建安的梦想本质。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梦想在不断的变化,励建安原来并没有想到有今天的成就,当初就想好当个好医生、好老师就行了。如今,作为我国康复医疗事业发展的学科带头人和历史见证者,放眼国际,励建安心潮澎湃,在他看来,可以放下一切功名与财富,唯独重要的是,康复医疗似乎成了他生命的全部。在心底,始终有一个期盼:国家早日成为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康复医疗强国。

  励建安表示,之于这个梦想的实现,希望尽量短的时间,比如说十年二十年,中国的康复医疗水平能走向世界前列。他呼吁国内的同行业学者,携手培养大量的康复医疗领域专业团队。面对人才发展前景,励建安尤为乐观,预期我们治疗师的数量会有4倍到5倍的增长,医生的数量会由1倍到2倍的增长,未来的20年,我们的专业人员的总量甚至会达到10倍的增长。到那个时候,我们国家康复医疗的综合实力应该能达到国际一流的水平。作为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龙头,中国实现康复医疗强国的梦想不会太远。

版权所有 影音先锋资源站|影音先锋av,影音先锋影院 All Right Reserved 传真:027-83699935 电话:027-83699936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珞瑜东路4号慧谷时空1栋13层09-10室 E-mail:hb_rzk@126.com 备案号:鄂ICP备86868686号 网页设计:中至胜网络